神印帝尊最新章节_神印帝尊全文阅读_神印帝尊火爆热畅经典阅读感

神印帝尊最新章节_神印帝尊全文阅读_神印帝尊火爆热畅经典阅读感

作者:大大大掌柜

最新章节:新笔趣阁

更新时间:2022/04/12 10:20

简介: 身世迷离的废材少年,偶然解开千年封印,神印化骨,开启末世人族的救亡之旅行。
各位书友要是觉得《神印帝尊》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!

神印帝尊

排名赛的比试正式开始。

    因为每个境界的修行都要经历很长时间,到下个境界也相当难跨度,所以,夸境界之间实力往往相差巨大,但同一个境界中,实力也可以相差很大的,毕竟同境界中也是有先后高低的。第一场两个黄元满境之间的比试,就证明了这一点,同为黄元满境,其中一个竟然被另一不到二十招就摆平了,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第二场也是两个黄元满境之间的争斗,不过与第一场不同的是,这一次打的极为凶狠和激烈,两人一共斗到三百招之后,几乎交光了自己所有的本事和技能,最后真气耗尽的二人,只剩身体的力气相互击打,最终,身体看起来更为健壮的那名弟子获得了胜利,不过,获胜后他连爬下擂台的气力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第三场比赛开始,当台上裁判翻出骆林名字的竹牌,并喊出骆林名字时候,台下一阵惊呼,骆林不知道他们在惊呼什么。

    也许大多数人眼里,仍然认为,这本该只有天才能够站上排名赛的擂台,却站着一个废物的时候,总是让人不得不惊讶的。

    骆林记得他打败张子寅之后,下面的弟子都疯狂呼喊他的名字,那是一种认可的欢呼,此刻却是听不出他们认可的声音,但这却不能责怪看客善变,骆林心中也知道他的对手将很难对付。

    台上裁判将带着骆林的名字铭牌示众之后,放回原处,又随手翻开另一个带着名字的铭牌,这铭牌之上的名字,便将是骆林的对手了。

    “我一定要打倒你!”骆林心中鼓气道。

    “离沙!”

    当裁判喊出这个名字的时候,骆林心中猛然一紧,真是怕什么来什么,不期其然而然,最终还是遇到了两个玄元境高手中的一个。

    台下听闻宣布,众人也是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“哎呀,骆林这个废物竟然遇到了半面离沙这个怪物,真是太不走运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废物遇怪物,骆林他死定了!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呢,这怪物可是玄元境的高手,听说其实力甚至在瑾兰之上啊!”

    “主要是这怪物太心狠手辣,前十轮比试中,一半的弟子都在其手里死掉了,骆林怕是凶多吉少啊!”

    在苍云派,弟子私下之间流行有“门派三奇”的说法:奇美如兰,奇溴如林,奇怪如沙。

    齐美如兰者,自然便是指代让门派弟子趋之若鹜的瑾兰了,奇溴如林,无疑是被视作废物扛鼎之作的骆林了,最后还有一个奇怪如沙,便是指代将要上台的这个离沙了。

    骆林抬头,见噪杂而拥挤的擂台之下自动闪开一条道路,道路尽头出现一个瘦弱的身影,被所有的目光聚焦着。

    身影是那么的瘦弱,以至于看起来弱不禁风,并且那个在众人的目光之下,身影显得有些举足无措的,甚至因为紧张或者惊慌,以至于有些明显的颤抖,如同要找到一个无人的角落躲藏起来一样。

    同时,道路旁躲避那个身影的众人,也如同真的见了怪物一般,逃命般拼命逃开。

    “看来她的确不讨人喜欢!”

    如果不是亲眼所见,谁能想到一个令人闻之变色的怪物,竟然是一个十四五岁,戴着半边面具,并且眼里满含泪水的小姑娘呢。

    没人知道她为何会每场比试前都会止不住的掉眼泪,也许是为了忏悔将要犯下的罪过吧。

    也没人知道她为何会戴上半边面具一样,或许下面藏着难堪的秘密,尽管就那般面的容颜而讲,她甚至要漂亮过瑾兰。

    骆林曾多次见过她的背影,充满孤独而落寞的背影,但却从未正面看过她一眼。

    但这次,当骆林正面望向离沙,看到她眼中泪水的时候,不知道为何心中突然有着一种莫名的悲伤之感觉,一种感同身受的悲伤,虽然骆林并不知道,这种悲伤到底是什么。

    不过,她毕竟是一个怪物,也许这就是她所奇怪的原因之一吧。

    骆林望着离沙那半边的面具,难以想象那是永远都摘不下来的东西,尽管门派长老和各院首座都为这个武修天才想尽办法,却依旧无法将那面具拿掉。

    并且因为那半边面具的关系,她很容易丧失意识而失控。

    至于失控的后果……前十轮比试中她一共失控了六次,除了一名假死之术逃生外,其他五名弟子丧了命。

    天知道她这次会不会失控?但假死之术,骆林可是一点都没学。

    骆林后跨半步,伸出左手,摆好应战的姿势,尽管背后伴着一阵撕裂般的疼痛,但——任谁也不能阻挡自己!

    “来吧!”骆林大喊一声,眼中透出坚毅的目光。

    离沙却哭着向骆林摇了摇头,“骆林哥哥,你可以认输吗?离沙真的不想再比试了!”

    离沙满带悲伤的声音传来,让骆林猛然心中一触,难道是因为她叫的那一声“哥哥”?

    这么多年,从来都是被人看不起,即使瑾兰,也是把自己当做弟弟般看待,哪有人会叫自己一声哥哥。就冲离沙这么一声,若是其他事情,骆林都肯定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,但这场比试是绝对不行的。

    随后骆林立刻警惕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要阵前作戏了,更不要叫我哥哥,那样我的责任就太过重大了,现在我是你的对手!我不会认输,也不会手下留情!”骆林坚定的道。

    “骆林哥哥,你本就有伤,打不过我的,还是放弃吧,我怕我会失控……”离沙哭劝着。

    骆林心中也明白,他毕竟修行时间短,现在的境界的确是很难打得过离沙玄元境修为的高手的,甚至骆林现在也没想到要对付离沙的办法,他只能期望,或许见离沙出招之后,也许能找到破解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不过,无论如何,反正骆林是不会认输的。

    “打不打得过,要试了才知道,你怕你会失控,我不怕!”

    “不!我不想伤了骆林哥哥,你和别人不一样,我真的不想伤害你!”

    “和别人不一样?为什么?”

    骆林看着离沙的样子,不像是在说谎。

    “因为……因为你的眼神……没有害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,我不明白!”

    “你望着我的时候,不会像其他人一样害怕我,也不会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,你眼中有同情,有怜悯,离沙看得出!骆林哥哥,你看待离沙的眼神和别人不一样!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骆林才知道原因。

    其实如果没有那半张面具,抛开怪物的论调不说,眼前的离沙,也不过是一个不经世事的小姑娘而已,但是,无奈的是她必须活在那半边摘不下的面具之下,常年生活于众人的迥异目光灼烧之中,对于同样生活于此类目光之下的骆林来说,最为了解这种被视为异类的痛苦心境了,骆林也突然明白,他为何觉得自己也能理解离沙眼泪的悲伤了。

    看来离沙不愿意伤害骆林,也许是因为在骆林的目光中找到了一丝从未有过的认同,大概离沙也知道骆林被人欺辱和孤立的过往,所谓兔死狐悲物伤其类,离沙不愿伤害骆林,是因为骆林和她一样。

    骆林笑了笑,道:“离沙,最好收起你委屈的眼泪。如果连你自己也把自己当做了异类,那你永远都是异类了!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可是……”离沙说着,不禁伸手摸了摸脸颊上的半边面具。

    “我再说一次,我眼里,你只是我的对手,是和我所有对手并无区别的对手!明白吗?我不会怕你,也不会认输,更不会手下留情!来吧!”

    离沙望着骆林,话语间恍然间明白了什么,骆林选择继续和她战斗而不是放弃,正是没有把她当做可怕的异类看待,而只是把她当做了普同对手。

    离沙感动点了点头,擦去眼泪道:“谢谢你骆林哥哥,我明白了!”

    “请尊重眼前尊重你的对手,尽管毫不留情的出招吧!”

    骆林再次摆好应战的架势,离沙泪水飞落,咬牙举掌向骆林飞驰来。

    在接招的第一瞬间,骆林便感到了离沙真气内劲的强大存在,果然是遇到众多对手之中最为强悍的,有传言其实力不在瑾兰之下,也并非不可能,不过,比起内劲,离沙更为危险的是她的速度。

    离沙身法移动飞快的速度极快,即使在让骆林的观察力之下,眼前总是至少有两个离沙的感觉,同时其迅速的攻击的速度,每一瞬间,让骆林的身体至少有两处致命大穴受到攻击。

    本来境界觉得的实力相差就大,何狂骆林还有伤在身,只能使用一只左手应对,但无论如何都要竭尽全力。

    所以骆林毫不犹豫的使出了《闪影迷踪》步,以变幻莫测的步法,来化解离沙的极快的身法移动速度带来的威胁,并同时以《子午摘星剑》灵动的空手剑诀招式,来抵挡离沙的一击多处的致命攻击,当然,还必须配合《天罡破斗拳》的心诀,来施展自身的真气力量,来对抗离沙每一招之中巨大的内劲之力的冲击。

    骆林一下子将自己的三张高级功法的底牌全部交出,并且在融会贯通的基础上,才能和离沙勉强维持平手。

    众人本以为这将是一场胜负立判的比试,却没想到骆林竟然能以单手,和离沙对抗之中并不落明显的下峰,所有人都被骆林的实力给吓了一跳,这才知道先前骆林是有故意隐藏的真实实力的行为了。

    不过,即使这样,人们也仍然坚信,这场比试的走势如同既定般无法改变,因为离沙脸上的那半面的面具并没有变成红色,她还没有进入失控状态,没有进入那可怕的沉睡杀人的状态。亲,点击进去,给个好评呗,分数越高更新越快,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!.
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0
分享